【說書·生命探索】我存在的意義是什麼?《德米安:徬徨少年時》心得

覺醒的人只有一個職責,找到自我,固守自我, 並且沿著自己的路向前走,不管它通向哪裡。

點圖片可到博客來看書籍簡介

故事介紹

第一次和這本書的時候是在大一,也是在徬徨期的時候,當初最打動我的部分就是剛剛這段話 :「人的職責只有一個,就是找到自我。
很多赫曼赫賽的書籍都能歸納到這個主軸, 這本是尤其如此。

(順帶一提,辛克萊也是赫曼赫賽的筆名之一,細想很有趣。)

故事用第一人稱描述主角辛克萊,從十幾歲的青少年時光,到二十幾歲的成長過程。

就像書名《徬徨少年時》一樣, 我覺得徬徨這個字是貫穿在整本書裡面的,讀者就好像跟著辛克萊一起徬徨、成長。
雖然說貫穿,他的徬徨彷彿是有階段性的,我想這點也跟我們的人生非常相像。
每徬徨過一次,辛克萊都會更成長一點點,更了解自己一點點,更知道自己想要追求什麼一點。
而在他徬徨的過程中,總在他需要時出現的,一位非常重要的引路人,就是一位叫德米安的少年(也是這本書原本的書名 ) 。

引路人:德米安

但多年並不是只要當主角陷入徬徨和自我懷疑,德米安就會出現。

每次都是在主角已經沉淪一段時日、或是痛苦到一定程度之後,在那個真正墮落的懸崖之前,辛克萊遇到某個契機、有一點覺醒, 而真心呼喚德米安的時候,他才會突然出現。

我覺得德米安就像帶來另一種聲音一樣、開啟了另一扇門,讓辛克萊重新看到曙光。

有人說這本書也探討了性向,這種解釋也很有趣,但我不是這樣解讀的。

辛克萊把德米安當成一種最高的追求,有時這種追求以性慾的方式展現。但我卻覺得這是因為德米安代表了辛克萊最高層次的自我,或說,是辛克萊「真實的自我」。

當然,一千個人看,就會有一千個哈姆雷特。每個人對這個故事的解讀都不同,我第一次看時和這次(三年後)看的體悟與理解也有大大的不同。

其實,除了德米安這位貫穿全書的引路人之外,在這一路上的成長過程中,辛克萊還遇過其他位引路人。
甚至我覺得連他遇到的那些 開啟他痛苦或墮落旅程的人,也都可能算是他的引路人之一。(也可能都代表了辛克萊的某一部分,這也是為何我覺得這本書就像夢境一樣。)

延伸閱讀:【說書·夢的心理學】解夢書推薦《你的夢,你的力量》

其中一位比較重要的引路人叫皮斯托琉斯。

引路人: 皮斯托琉斯

皮斯托琉斯出現在德米安不在的時候,那時辛克萊已經學會傾聽內心的聲音了。

他知道自己該追隨「夢」的引導,但他卻每天都在掙扎,因為內心的聲音和外在世界的不一致。

他明年就要離開學校上大學,卻不知道自己要去哪裡、學什麼專業。別人都清楚知道自己要成為教授、法官、醫生、藝術家,但他卻無法。

「我想要的,只不過是努力活成與我內在自發渴望的生活相一致而已。為什麼竟如此艱難呢?」

辛克萊按著德米安給的線索,試著解開「 阿布拉克薩斯 」的意義,就在他尋找時,遇見了 皮斯托琉斯 。

這位導師給的建言不像德米安那樣,會讓他有一種醍醐灌頂的覺醒、或是得到新的東西。
但是每次跟皮斯托琉斯對話,都像一記記溫暖的敲打, 最後得以擊碎了原本的蛋殼,衝破原先的世界。

一隻鳥出生前,蛋就是牠的整個世界,牠得先毀壞了那個世界,才能成為一隻鳥。

除了徬徨,孤獨也相隨著

徬徨可說是貫穿全文的一個詞、一種氛圍,而另一種同樣貫穿辛克萊整個青少年時期的慈,就是孤獨。

這種孤獨不是不與任何人交流、相愛的消極式孤獨,而是一種存在主義式的孤獨。

這種孤獨是一種必然。無論德米安幾次幫助辛克萊,最終還是會離開,其他辛克萊遇過的引路人也是。

我們可以遇到很多人,與他們並肩而行一段時光,但我們始終走在各自的道路上。

這也回應了這本書的主旨,在本篇文章最開頭說的:

對每個人而言,真正的職責只有一個:找到自我。

結語

我們時不時都會陷入對生命的迷茫,每當這時,你便可以看看這本書,問自己:「我想成為什麼樣的自己?

找到自己的過程總是痛苦的,也是孤獨的,像辛克萊的成長旅程一樣。

但即便如此,我們還是要朝著自我前進,不放棄追尋、反思、探索,帶著好奇心思考每一種可能。

你可能會發現,真正的自我比想像中的近。

希望大家都能找到自己生命的意義、找到自我,並用自己喜歡的樣子創造出美好的未來。

點我到博客來看書籍簡介

Demian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